0
   

【前一頁】/【後一頁】

0

2018年3月份<<<<<<


這網站第15年 不會弄什麼慶祝紀念,來寫文章 這次不寫「寶箱」、「灰姑娘」(寫到我都厭了),不如玩《賣火柴的小女孩》這故事吧。( . . . 在弄什麼玩意?)

事緣最近看TV「メルヘン・メドヘン(原書˙原書使)」 ,「玩故事」不是什麼新鮮事 可是看到其中一名角色 被玩《賣火柴的小女孩》相似的遭遇 就令我很「感觸」,覺得總想寫些「相關事情」。


在閱讀以下「故事」前希望你能思考以下說話/問題:-
「各位看完『賣火柴的小女孩』後都覺得那『女孩』很可憐,甚至會想著『如果我當時在現場 會去救她』。那假設你真的在現場拯救那位埋在雪裡快凍死的『女孩』,可是那『女孩』竟對你說『我就是喜歡沉醉在 擦燃火柴的美好幻想 裡,而且死後還可以與祖母團聚,這就是我的[幸福] . . . 你為何要多管閒事的救我?』」

 


(標題)「賣火柴的『少女』,問清楚你自己的『心』,真正『心願』是什麼?」


既美好又醜陋的故事要開始了(?)

主角名叫「少女」是個普通人( 懶惰得不想改名 ),沒什麼突出長處 最多只是有點「抽獎運(中小獎)」,特技就是「想像」(應該是「妄想」才對,但又沒有去到人格分裂的地步),性格忍讓 近乎去到自虐的地步(?),說到缺點就一大堆,像害怕陌生、容易緊張、口吃、情緒管理差 易生氣(而且不肯承認這點),不愛說話 習慣孤獨 也沒有朋友(雖然一直都希望有),心底裡其實是對此很自卑,以為一直 過著「不被人知道」的生活就可以。

其中「少女」有兩種奇怪性格,一是「只用自己的方法去解決問題」及「不喜歡『選擇』-因為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、害怕『改變』,而『改變』就是『背叛』/『否定』」( 就算肯改變都要對自己「有利」的 ),這對接下來的故事發展有莫大影響。

然而,「少女」與《賣火柴的小女孩》的主角一樣,為了生活要出來賣火柴了。

因為自己是朵「溫室花朵」& 古怪性格 吃了不少苦頭,然而「少女」在賣火柴的旅程中得到夢寐以求、無可能從「妄想」獲取的東西 - 朋友。
根本不懂得處理「朋友關係」的「少女」做了不少「突出的(蠢)事」,如寫信啦、送小禮物啦、想一些話題盡力與人談話啦,雖然是好笨拙好笨 拙 但當時是真的將自己的「心」交出來,「曾經」過著一段非常美好的日子。

其中「少女」竟然認識 王子(+1) 並與他做朋友,真像童話故事般浪漫啊 >//<,可惜的是「少女」不像 《灰姑娘》( . . . 又寫灰姑娘!?)那樣有仙子幫助,左看右看自己都不像公主,害怕被 朋友們( 尤其是王子 )知道自己很普通、很沒趣、甚至因其缺點而被拋棄( 得到後就很討厭失去 ),結果「妄想」出「矜持」兩字(?),希望用此方法突出自己 得到王子與朋友們的喜愛( 即令別人覺得自己是「特別的存在」),甚至有時覺得要「說謊」、「一個謊話去蓋過一個謊話」都無所謂。


很可惜,「少女」的「希望」因為自己的自私、卑鄙 結果得到報應了。
王子與朋友們突然在某日說討厭並排斥「少女」,大概是他們發現「少女」說謊吧,「少女」覺得明明《灰姑娘 》女主角還不是假裝「高貴人仕」去參加舞會認識王子、王子最後都不介意啦(這到底是什麼邏輯?),故此絕交的原因 應是其他、甚至是「被人陷害 」. . . 為了尋找「真相」只好用盡自己(認為較好)的方法去解決困局,結果卻是令人沮喪的結局 - 他們憎恨「少女」了,甚至恨不得「少女」會「被消失」,「少女」亦看到「絕望」了。

而雪上加傷的是,「少女」因應家人( . . . 你以為「少女」沒有家人?)的要求要搬離原本居住的小鎮,上面有寫「改變 就是 背叛/否定」這怪邏輯,「少女」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討厭「現實」到極點啦(!)

「少女」找不到答案,在幾乎崩潰下竟啟動「自我保護」意識-「少女」決定欺騙自己,選擇「逃避」與「仇恨」。
一方面「少女」擦燃火柴,看到「火炎」就能得到美好幻想( . . . 所以我時常懷疑《賣火柴的小女孩》的火柴到底是什麼迷幻藥,竟令主角產生幻覺 ←喂喂喂! ),可以返回以前居住的小鎮及與 好朋友交談的美好時光,希望「一直不要醒來」,返回「現實」實在太可怕了;另一方面「少女」到了 王子與朋友們的家門前 擦燃火柴 . . . 對啊你沒有猜錯「少女」竟燒了他們的家啊、竟燒了他們的家啊、竟燒了他們的家啊!!!( 不知為何要強調多幾次 )

其實「少女」還是「良心未泯」(藉口?),最希望的其實是遇到「事故」被火柴燒死( . . . 是自焚無錯 )、或者像《賣火柴的小女孩》凍死在路旁也無妨,然而賣了火柴這麼久都無事、在大雪天過了數不清多少晚亦生還;燒了王子與朋友們的家 其實只希望被他們發現並「處死」「少女」,但好奇怪的他們有些反過來向「少女」道歉,真令「少女」不知如何是好( 覺得只是被「可憐」 ),反正大家已不能「和好如初」就只好繼續錯下去、錯下去。

之後這「少女」會如何?相信你都已猜到。

在努力得不到回報、沒有改變現實的力量、討厭現實、憎恨別人,到最後一定、一定、一定會變成「憎恨自己」。

愛妄想的「少女」最後覺得自己才是背叛者,既然自己已不能再傷害別人 . . . 那就不如傷害自己吧。

「少女」決定自殺了。

與上面提及「被火燒死」這「事故」不同,「少女」心裡只想求死,可怕得什麼都聽不入耳。

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、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、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、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、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、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、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、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、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、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、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、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、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、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、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、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、「要怎樣死好呢?」. . . . . 「少女」不斷強迫自己別想其他事情,只想著這點就可以。

(自以為)交代好「身後事」後,「少女」不知為何覺得從高處墮下會較好,就半夜三更到了高樓處,身體已爬出窗外,被窗框弄傷了手也不在乎 . . . . . 準備跳下去了。

就在這時,「少女」看到樓下有人,雖然只是陌生人 但為了不影響他人「少女」爬回屋裡,看到手在流血「少女」竟疑惑了、竟疑惑了、竟疑惑了、竟疑惑了. . . . .

不知是什麼「聲音」突然在「少女」耳邊傳出,「少女」聽到「家人」、「朋友」等的聲音(幻聽?),明知只是由自己的「妄想」製造出來 卻十分真實,真實得令人討厭(?)但又十分溫暖-就像燃點「火柴」的「火」般溫暖-溫暖得令人渴求,渴求得 . . . 令人好想好想繼續擁有。

「眼淚」當場流下,不止是自己,還有「身邊的人」-若「少女」真的此時跳下去 . . . 一想到這點「少女」要作出「選擇」。

結果是「少女」放棄自殺。
「少女」明明害怕 甚至討厭自己的「妄想」,可是可是今次真的被「妄想」救回一命。

.
.
.
.
.
.
.
.

這個故事還未完啊。

連所謂的「家人」都不知「少女」曾經真的嘗試自殺,什麼都沒有說的繼續「賣火柴」,「少女」知道自己不會因想通了而會有什麼「因禍得福」的情節出現,之前做了這麼多「事情」應該會在之後「有所報應」。

之後「少女」遇上一位「小孩」。

還是嬰孩的「小孩」平時一哭 只要被「少女」抱著就會無事,即使起初不懂得照顧小孩子的「少女」也開始習慣起來。 隨著時間過去「小孩」開始學行路、說話,「少女」以為只要「小孩」繼續成長 就會有屬於自己的朋友,不會像「少女」如此失敗。

但是,「少女」發現「小孩」愈來愈與同年紀的孩子有所不同。

「小孩」原來天生患上遺傳病而發展緩慢,「少女」得知後十分痛苦,因為「少女」覺得是因為自己的「孽」造成的。
你可能覺得這很可笑、根本無邏輯、不合理,可是「少女」就是這樣認為。

「少女」接受不了事實 開始「逃避」,只懂得出外「賣火柴」早出晚歸 不知道、不敢去面對「小孩」。
「少女」覺得只要疏遠「小孩」,「小孩」就不會理會「少女」,大家最後變成「陌生人」算了。
對啊「又是這樣」、「又是這樣」、「又是這樣」. . . . .

有天「少女」一時無聊就帶「小孩」出外玩 - 反正大家都會變成「陌生人」就無所謂吧 -「小孩」因一時喧鬧而令「少女」大發脾氣,一時生氣的責罵「小孩」,「小孩」被嚇得不斷的哭 令少女立即知道是自己不對,抱著「小孩」不斷說「對不起」、「對不起」. . .

「少女」滿以為自己不會再被「小孩」理會,甚至會被討厭。

怎料之後有人問「小孩」:「你喜不喜歡『少女』?」
「小孩」的回答竟然是「喜歡」。

「少女」真的不明白、真的不明白,為何自己做得這麼過份 - 以前更因傷害了好多人而被討厭 -根本已不值得「被愛」。
「小孩」這句說話真的很「溫暖」-就像燃點「火柴」的「火」般溫暖,不是「少女」自己妄想出來的 。
到底「小孩」說這句話的理由是什麼?根本不是在說謊,而且是出自真心的 . . . 為何感到和「以前的自己」這麼相似?

「賣火柴的『少女』啊,不要再逃避,問清楚你自己的『心』,你的真正『心願』是什麼?」

想返回「以前」?那的確是好幸福的時候。可是「少女」會和「身邊的人」一樣會長大,大家之後會各奔前程 . . . 那應該要怎樣面對呢?
不如來做一個「假設」:如果回到「以前」就未必能去到「現在」甚至「將來」,那樣的「幸福」是不完整的。
「少女」的「心願」其實好自私又無私(?)、好簡單又復雜(?),就是希望大家無論在任何時候都能幸福,即使是「一起」還是「分道揚鑣」、會「改變」還是「不變」。

 

想了好久好久,「少女」又要作出「選擇」-選擇去「愛」那位「小孩」,也「愛」自己,選擇再次去「愛」身邊的人。
不如再簡單的說,「少女」決定和「小孩」和其他人一同、繼續「成長」,去尋找「新的幸福」。
即使以前曾遇上怎樣的遭遇、曾經傷害其他人甚至自己 可能會有什麼報應 . . . 「少女」還是決定要走下去。

 

「少女」不知不覺的「想通」了,也被「拯救」了
「少女」原本因自殺不遂而停下來的時間 再次流動了
「火柴」的「火」. . . 也終於變得「溫暖」了


【後記】

不轉彎抹角 那「少女」就是我本人。
若將「少女」改為「少年」實在寫得太令人「頭痛」,而且比較「可愛些」不是較好嗎?(嘔!)

我將這網站建立早期的事、曾經自殺的事 以及後來的事 都寫出來啦。

我不想再拿自己的性格、「原生家庭」、身邊發生的人與事來作「藉口」了,請原諒當初那軟弱的我吧。


From TV「Comic Girls」第二話
這文章是過了一個月後才寫好,始終要寫回「過去的事」是好心痛
看到這幕就覺得很「應景」(?)


我的「心願」是什麼?我只希望大家都能得到「幸福」,是真的。

討厭、甚至憎恨我的人啊,我已經不能滿足你們的所謂「希望」( 要我不幸甚至消失於在這世上 ),請你們「忘記」我吧。即使你們聽不入耳 我還是要說「憎恨別人,到最後只會變成憎恨自己」。

各位的「幸福」最後會變成我的「幸福」,請不用再擔心我啊。


對了一開始上面曾說的說話/問題 我應該都要「回答」:

我會說「『小女孩』我好明白你的感受啊,我好明白啊,你已經很努力的了 . . . 但是我絕對絕對相信你的祖母不想看到你這樣子,請你看一看『現實』吧 還有很多人喜愛你,你已經不是自己孤單一人了 . . . 如果你還是害怕的話 我願意『認識』你、『接受」你,讓你得到『真正的幸福』,所以請你別再輸給自己了」

 . . . 如果有位可愛少女對著我說出相似的說話,我想我會恨不得立即娶了她 \>//</ ( . . . 報警呀喂!)


From TV「Slow Start」第一話
「雖然繞了一點遠路,但是我的幸福慢慢開始了」
其實這兩句話出自第12話,已經簡單又重要的說出我的心景

故事中提及的人,特別是「朋友」、「兩位公主」(王子 + 1 嘛)、「小孩」,
即使是不認識的看此文章的人,希望你們能得到「幸福」∼

 

 
   
 

【前一頁】/【後一頁】

0

Copyright (C) ∼eternal recollection∼All rights reserved (http://www.mowypan.com/)